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原文请看:#mce_temp_url#

在中国漫天飞舞的VC们,手挥着滚滚而来的热钱,谋划着如何以钱生钱时,信奉的是什么样的钱经和贪婪经呢?

【中国企业家网】我们一堂英语课主题是MONEY,外教让我们写几个与钱有关的单词。不假思索,我写上了SMART。老师很不解,问,聪明与钱有什么关系?

我说这是投资人的惯用语,VC常告诫企业,要找聪明钱,并标榜自己就是聪明钱,能在企业战略、扩张、运营、人脉等等方面起到很大增值作用。

然后,我们又被要求说几个与钱有关的谚语。很奇怪,学生没有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是在听到老师说的“钱是万恶之源”后,立即想到这句话的。我的英语比较差,没有与大家分享这一了不起的中国谚语。年轻的中国同学们很快与这位中年俄罗斯籍老师大PK,云,钱不是万恶之源,钱是POWER,贪婪是好的,只有贪婪才能让人获取巨大的财富,大富翁都是大贪婪者。最终,这位俄罗斯人甘拜下风,说也许你们是对的。

真不知道世道怎么了?善良的同学们绝不是拜金主义者,却也言之凿凿贪婪乃人性和“我们都是贪婪的”。那俨然成贪婪代名词的华尔街人,在中国漫天飞舞的VC们,手挥着滚滚而来的热钱,谋划着如何以钱生钱时,信奉的是什么样的钱经和贪婪经呢?

如果说贪婪不完全是坏事,那么前提是有底线有原则有分寸的贪婪。

我想起了三个VC。一个是赛富的创始合伙人阎焱。“够贪婪,够冷酷”,据说阎焱自个很认可朋友给他贴的这个标签。不过贪婪的阎焱,绝不是唯钱而贪,也会为了心中的信条而放弃赚钱的机会。阎焱跟史玉柱的关系很好,也看好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当巨人网络上市时,阎焱是其独董,不过,阎焱没有投之。他跟我们解释,我们已经投了盛大,非常成功,然后有一大批VC跟在我们后面投网络投资,我们自己再重复老路,有什么意思?对于找上门来的完美时空(网游公司),阎焱一开始也是不想投。最终投资了完美时空,乃是因为其模式很不同于盛大。阎焱贪婪的前提,秉承的是不重复、创新的投资信条。

我想起的第二个VC就是金沙江创投的丁健。丁健的执着让我很钦佩。几年前,他离开一手创立的亚信,与朋友组建金沙江创投时,就设立了投资原则,投资初创企业。金沙江一名乃取的是“长江上游”的含义。最近,因为QQ与360的互联网大战,我请教丁健对此的看法。他提出了“零容忍”观,绝不投资有不良历史的创业者。

我问,“投资人就不能给创业者改邪归正的机会吗?”,丁健反问道:“为什么不给三鹿机会呢?”你也料到了,我又想起了乳业。曾经卷入三聚氰胺,如今又卷入广告恶战的蒙牛,同样有VC和PE投资。当年三聚氰胺事发时,我试图采访投资蒙牛的一位PE,想请教他作为投资人和蒙牛公司的董事,怎么看商业道德底线问题,三聚氰胺事发后,他在董事会上的作为,被粗暴地挂了电话。

我想起的第三个VC则是联想投资。十年前,联想投资成立之初,就给自己一条紧箍咒——富而有道。联想投资创始人之一陈浩在跟我们回顾当初为什么错过互联网的一些投资机会时,就提到,他们内部曾对网游有过讨论,最终因为网游对社会的负面作用而决定不投此领域。10年来,联想投资所投近百个项目中,至今没有一家企业在伦理道德上被争议过。

在这个被认为是贪婪的投资行当,我非常期待着越来越多的VC和PE能像联想投资那样始终牢记着富而有道的警训。VC爱财,投资有道。

商业伦理道德已是一个有想拥有品牌和声誉的商业公司的重大研究课题。期待着,今后能听到VC标榜自己是SMART MONEY时,会说,我们是讲商业伦理道德的钱。这确实是SMART的第一要义,随着中国商业环境和法律的完善,那些“作恶”的企业,可能会被重罚、破产,投资、无视、容忍乃至助长企业作恶的VC极可能血本无归。


上一篇: 中国创业板为什么至今未出明星VC 之三大原因
下一篇:警惕“惟关系竞争”成为PE业恶性肿瘤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