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6-26


被迫卖孩子


 


“我就像旧社会的穷人,无奈卖孩子,找个能让孩子吃得起饭的东家。”周胜军在其老家哈尔滨接受了《英才》记者的电话采访,很不愿意谈起被收购事件。


20071月,由IDGVC等投资的酷热科技宣布收购个人软件暴风影音,并更名为暴风网际公司。此时,暴风影音的下载量已过亿,覆盖了60%的中国网民,是中国最大的影音播放软件。艾瑞的200612月报告,“影音播放在所有软件月度用户覆盖数达到93%,使用频度只比即时通讯略低在中国网民互联网应用上排名第三,在软件应用排第二。”


周胜军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他的如此心态,很多人并不能感同身受。“我跟他接触过很多次,他看上去并不很难过,他的使命完成了。”陈庆明,1980年出生的瘦男孩如此评价周胜军。周胜军将孩子暴风影音忍痛割卖给酷热科技后,正是向陈庆明移交软件代码。陈是暴风网际的技术总监。据陈庆明向记者回忆,周胜军跟他说了很多暴风影音的故事,包括软件怎么来的,有过哪些瓶颈等等。


过去,视频文件基本被美国的微软和real公司所垄断,两公司的影音播放软件mediaplayerrealplayer也曾一度占据中国市场大半江山。近年来,自由联盟成新兴力量,由此产生各种文件格式,real和微软的软件无法播放众多新兴格式,由2003年几十种跃升为2006300种。人们对全兼容的播放软件需求日益迫切。中国由于盗版昌盛缘故,互联网影像视频文件市场极度繁荣,也使得与视频相关的下载、传输和播放技术突飞猛进,中国也因此取代美国,成为互联网视频播放技术的领先者。


暴风影音正是在上述环境中诞生的。2003年,周胜军是一名电脑经销商,不过依然保留着捣鼓软件的爱好,其好朋友就推荐两个想学软件的女孩子跟周胜军学习。当时,中国互联网的P2P正蓬勃发展,现有播放器软件却经常无法播放这些影音文件。周胜军就让两个学生做个兼容大多数视频格式的解码器。作业做出后,放在论坛测试,没想到需求量很大,很多人下载,大家口碑相传,一下红火了。


 “孩子”的意外诞生和受欢迎,让周胜军和学生都很兴奋。他们开始花大量时间维护软件,不断升级软件,让其能播放更多的文件格式,并赢得万能播放软件的美誉。另一方面,软件下载量不断迅速攀升,要求更多的服务器和带宽。并不挣一分钱,反而要不断烧钱的“孩子”曾让周胜军陷入经济困境。后来,有厂商找到周胜军,说可以将暴风影音进行捆绑,并给周一些费用。为了让暴风影音能继续存活下去,周被迫同意了。这捆绑的营销方式也让暴风影音背上了“流氓软件”的骂名。


周胜军略有委屈地告诉记者:“我并不赞同流氓软件,这是没办法的。”也因为这流氓软件,周胜军和陈庆明在媒体打了一场口水仗。去年9月,陈庆明向媒体斥责暴风影音的流氓软件行为,倡导绿色软件联盟。在舆论的压力,周胜军跟流氓软件撇清关系,站到反流氓软件阵营中。去年年底,传出暴风影音同酷热科技整合的新闻。陈庆明透露,酷热科技收购收购暴风的意向在反流氓软件运动之前就有了。“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很心甘情愿。被卖前,很惨。个人软件抗衡不过资本,我已累到极点。”电话里,周认为自己应该是缄默期,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说了些当时的无奈心情。只是,无从考证,“反流氓”运动是酷热科技逼迫周胜军卖孩子的杀手锏,还是两者合作意向达成后,特意进行的告别流氓软件身份的“洗礼”。


 


创富的挑战


 


暴风影音的新家位于北京中关村的财智国际大厦内,总共两层,通透宽敞,服务其的团队也由过去业余维护的三人增加为60余位专业人员。尽管如此,周胜军并不愿意来暴风网际上班。“我不一定要跟着孩子走”,他告诉记者:“商业公司运做跟个人软件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目前,暴风网际依然给周胜军保留了“首席构架师”的职位。无论新东家如何富有,作为商业公司,最终“孩子”还是必须用来挣钱的。周胜军用了4年时间,没探索出有效的盈利模式,暴风网际又能找到吗?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暴风网际的管理团队有资本有经验进行一些商业运作。


暴风网际的前身酷热科技,由金山软件几名前员工创立,成立于2005年,应WEB2.0热潮而生,并获得IDGVC300万美元投资。其总裁(应采访对象要求,不提其姓名)很低调,但头脑很活络。一次项目会上,技术人员陈庆明提了句自己也能做播放软件。该总裁于是决定放弃始终找不到赢利模式的WEB2.0社区,转型播放软件,让陈庆明短期内开发出能跟暴风影音一样的播放软件来。


陈庆明虽然年纪不大,不过却有六七年的程序员经验,曾在苏州一公司做过视频下载和转换软件,卖给国外。在陈看来,这个市场还是有些钱景,深圳一家几个人的小公司,做类似软件一年能轻松挣5000万元人民币。视频转换释放出来就是播放。


在第一款酷热播放软件推出后,酷热科技开始市场运作,掀起打击流氓软件绿色风暴后,迅速地收购了暴风,随后又收购了在互联网时代衰败的昔日播放霸主超级解霸软件。两次收购,暴风网际一下就获得了目前和过去最有市场号召力的两大播放软件品牌和技术代码、技术专利,这让年轻的暴风网际在影音播放领域拥有了雄厚的技术基础。更重要的是,还一举获得了市场上最欠缺的人才。


收购后,暴风网际存在整合挑战。技术强人周胜军和超级解霸创始人梁肇新并没留下来,新团队的技术领头人仍是原酷热的周胜军。两个元老的离开,客观上避免了新团队的争权问题。剩下的技术人员,周胜军认为很好整合,“我们都象兄弟一样,感情很好,一个人加班,另一些人会主动陪着。框架设计好了,我们都会充分地讨论,谁说的有道理就接受。”


暴风网际有一挑战,那就是如何持续巩固自己地位。市面上同类播放软件很多,新的文件格式不断出现,比拼的将是谁最能兼容。这个挑战也曾是周胜军认为的最大困难。为此,暴风网际借鉴了“杀毒软件”的做法,用户只要遇到不能播放的软件格式,可向暴风报告,暴风72小时承诺解决,用户还可随时上网更新软件,就像杀毒软件在线更新病毒库一样。


最大的挑战还是赢利模式。目前,中国市场的同类播放软件尚未有一家探索出赢利模式。更多的个人软件们针对的是国外市场。国外有良好的版权环境,使用软件都是付费的。


“我们没有具体的赢利时间表,相信在2008年奥运经济的带动下,会产生盈利模式。”方唯,暴风网际副总裁向《英才》记者坦言道。在方唯看来,2008年北京奥运会将波及各方面,会促进互联网市场的规范、成熟和繁荣。暴风的赢利将与互联网的视频产业息息相关。“播放软件是最接近用户的终端软件,只要产业成熟了,以暴风的品牌号召力和掌握的庞大用户群,势必可以产生赢利。”


“湖南卫视策划了超女一系列活动,品牌就做起来了,广告就上来了。同一电视剧在湖南卫视播放和在其他电视台播放,效果就不一样。”方唯目前的构想是做有品牌号召力的视频播放电视台,利用互联网高峰期的播放缓冲时间,播放广告。他解释道:“缓冲期间,用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我们可给用户一个选择,观看广告。”这同江南春的“强迫性广告”有点类似。此外,方唯也借助了分众概念,“韩剧的观众可能跟枪战片的观众不同,我们可根据不同的群体播放不同的广告,实现分众精准投放”。在方唯的想象中,还有提供很多增值服务,如新片广告,新片推荐等等。除了广告市场外,暴风与googletoolbar有合作,有一定收入。百度和部分视频软件调用的播放软件也由暴风提供。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永远不向用户收费”,方唯说道。方唯认为收购暴风影音就像接手接力棒,继续扩大用户群,继续树立强大品牌。今年,方唯的工作重点就是市场推广,方唯曾负责过金山软件渠道工作,对暴风软件的产业链条各相关方的合作,很是轻车熟路。在推广与合作中,暴风网际探索和思考着各种赢利模式。


合作伙伴也会对暴风影音提出一些要求,可能会涉及到功能。陈庆明告诉记者:“老板不允许我们做任何有损于用户体验,有损于暴风影音品牌的行为。”即使是对暴风影音增加播放上新功能,暴风网际先将这些功能在“亲儿子”酷热(原酷热科技开发的影音播放软件)里测试,先看用户反应,反应好后,再添加到暴风影音中。


在创富的探索中,暴风网际承诺不做任何短视的盈利行为。


 


 日本之行,让王玮大开眼界。


    从大阪到东京,沿途几个城市街头每隔几百米就可以看见一家社区便利店,有统一的店面标志,大约百十平方米的营业面积,里面摆满了可乐等各种快速消费品。一些顾客埋头弄着手机,将手机屏幕朝店员的读码器一晃,就潇洒地拿着商品出门了。后来,王玮了解到,NTTDoCoMo收购了这家全国连锁社区店15%的股份,把它变成了开展移动商务的一个贴近消费者的渠道。


    这种便利使移动商务在日本的应用非常普及,也使王玮看到小小手机打开了商务应用的广阔天地。2006年8月,王玮回国后决定加盟用友,担任用友移动商务公司的市场总监。


    联姻全球第二大运营商


    在王玮去日本之前,NTTDoCoMo在日本的移动商务业绩已经吸引了前去日本考察的用友公司董事长王文京的眼球。


    2005年,NTTDoCoMo在日本的移动电子商务的销售收入达到7240亿日元(约合63亿美元),首次超过了图铃下载、手机互动游戏等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服务;消费者使用移动电子商务的人数也超过了互联网。


    早在2000年,日本就开始发展移动商务应用。当时,中国移动增值应用主要还停留在短信、彩信、彩铃、音乐下载等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的服务上。现在,NTTDoCoMo是全球第二大移动电信运营商,在移动商务方面全球第一。其i-Mode模式成了全球移动运营商学习的榜样。中国移动推出的“移动梦网”,也借鉴了i-Mode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业务模式。


    NTTDoCoMo对移动消费模式的研究很透彻。把消费者从早上起床后看天气预报,到吃早餐,再到出门乘坐地铁,到办公室向上司汇报工作,下班后给小宠物买粮,一直到晚上下班后朋友约会,甚至回家睡觉,一天里要做的事,全程进行了研究。把这些行为全部列出来,结果发现100件事情中有80件可通过手机来实现。这就为i-Mode模式的应用找到了很好的消费者基础,结果许多服务大受欢迎。


    王文京相信,日本的成功模式也可在中国复制。王文京向《英才》记者述说了他的分析:日本与中国同属于亚洲文化,都是算盘文化,也就是一只手操作的文化,这也是“拇指经济”在中国火爆、并让欧洲人目瞪口呆的原因。而西方文化的传统是键盘文化,需要双手同时操作。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正在高速发展,中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手机用户,这正是诞生移动电子商务最好的天然土壤。


    2005年左右,王文京同NTTDoCoMo开始了合作意向交流。这之前,用友在日本的分公司同NTTDoCoMo有外包软件方面的合作,双方已有一定了解。王文京表达了合作意向后,NTTDoCoMo对此很重视,其高级副总裁率领各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同王文京一行进行了交流。很快双方进入正式谈判。


    经过一年多的谈判和一年多的筹备,今年1月30日,双方分别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其中用友出资842万美元,持股66.7%。


    建手机上的淘宝网


    NTTDoCoMo除了出资外,还为用友移动提供了其成功的i-Mode移动商务业务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的营养。


 
不过,中国市场跟日本毕竟是有差异的,在i-Mode中成功的模式也不能完全照搬到中国来。 在日本,电信运营商的整合能力很强,包括手机终端在内的各种服务,基本都以运营商品牌出现,其合作伙伴是“隐身”的。


    中国移动运营商开放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很多厂商都可参与。用友面临许多竞争对手,其中包括e-Bay易趣、亿美软通等,还有搜狐、空中网、3G门户等SP开展的一些移动商务服务。同时,在移动管理方面,用友也面临管理软件同业者的竞争。不过,目前中国移动商务市场上尚未产生强势的主导者。


    据王玮介绍,在移动管理方面,用友移动把ERP等管理功能从PC延伸到手机终端,这方面与国内其他管理软件厂商相比已占据绝对优势。那些向终端消费者扣费的消费类业务,也就是目前SP安身立命的图铃、音乐、WAP信息等业务,用友未做重点投入。


    用友的主要精力是打造一个强大的移动电子商务平台,帮助商家和企业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也就是B2B2C模式。这个平台可以形象地理解为“手机上的淘宝网”。


    这种全新的业务正是用友在大力进行战略培植的业务,整个集团的资源都在向这个战略方向倾斜。用友的目标是使之成为世界第一的移动商务公司。担纲用友移动商务公司的总经理杨健,以前是北电网络的高级经理,在移动网络应用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国际视野。移动商务也是用友18年发展历史中第一次拓展软件以外的业务。王文京对此非常放权,要求杨健不要受管理软件模式的束缚,放开来做,并提出了四个抛弃:抛弃用友,抛弃ERP,抛弃软件,抛弃PC。


    这个“手机上的淘宝网”被称为“移动商街”。在盈利模式上,王玮称“移动商街”是移动互联网上的“3G地标”。


    在用友移动看来,手机的移动网络同PC互联网有很大差异,前者是一个由运营商主导的商业平台,有明确的资源价值。PC互联网是作为一种公共设施开放建设的,进入的门槛和拥有资源的成本相对较低,你只需要一些服务器,就可以构建很大的网站;而在手机网络上,要开展业务,就要获得增值服务的资质。


比如SP业务,先要获得国家信息产业部的批准,然后获得移动运营商的接入许可,跟移动运营商谈接入时,还必须一个省一个省地谈。整个接入谈下来得两三年时间。


    目前,用友移动既获得了信产部的批准,也通过与有资质的企业合作来获得移动运营商的接入许可。


另外,受手持终端的特点以及资费的影响,手机网络上的信息容量也与PC互联网有很大差异。PC互联网的信息是海量式的,手机的移动网则提供更精准、实用的信息。


    上述两个不同于互联网的特性,也正是用友探索盈利模式的基础。在移动商街试点城市无锡,用友采取的是“卖关键词”方式,他们称为“移动实名”。这些关键词包括通用词和专有词,其适用范围又区分


全国型和区域型,使用年限则分三年、五年不等。比如,无锡一商家买断了“助力车(当地对电动自行车的称呼)”一词在无锡的使用权,当消费者输入或搜索“助力车”时就直接进入该商家在移动商街上对应的网店。


    这种方式很受商家热捧,“助力车”一词在无锡已卖到上万元。在移动商街的几个试点城市里,用友这方面的收入远超过当初制定的销售目标。目前购买关键词的有不少是投资行为,属于代理商性质,先批量购买,等出现市场需求后,再加价卖给其他买者。用友还尝试提供一些热门服务,比如无锡公交移动门户服务,当地消费者只要发送无锡公交站线路代码到移动商街的特服号,就可了解到沿途景点和商家信息。


    过去,王文京要做全国最大的财务软件公司和全国最大的管理软件公司目标都如期实现了。那么,他要做全球最大的移动商务公司的梦想能否实现呢?王文京指着窗外新栽的树木,向《英才》记者展望道:“过几年,园区将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树木成荫,非常美丽。世界上最大的移动商务公司将在这里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