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1-27

来到新单位后,对自己的稿子总是不满意。发稿很非常少。今天又百度了下的名字,发现还是有人转自己的文章,我也不知道他们最早信息源来自哪里。但看到留下了姓名和出处,还是有点感激他们的。更何况,有些人还把文章所写人当作激励自己的偶像。总多少有些欣慰,总对某个人有那么一点点价值了。


有时很奇怪。事隔一月再看自己的文章,又不那么不满意了。编辑也改得好吧。想当初是极端不满意的。不满意总比自满好。:)江南春同志不是经常将自己归空嘛。


一切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陈宏创办的华源会,曾在中美科技业界间创造了一座桥梁。现在,他希望能在中国的实业界与国际资本界之间,架起另一座桥梁。
  
  陈宏是个十分高调的人。他不仅出入各种与投资、投行有关的论坛,清华、北大等高校的演讲也不放过。他还经常上电视、上报纸、上杂志。
  回国没几年的陈宏已成了商界名人。他手下的员工打趣说:“陈总比一些明星曝光率还高。很多人都很喜欢邀请他演讲。”而当年,他在硅谷创业时,也曾被《商业周刊》称为是硅谷所在地旧金山湾区一带最出名的华人CEO。
  这种一贯张扬的作风,让陈宏总有意外的收获。
  炎黄健康传媒的CEO赵松青是听了陈宏在清华EMBA的一次演讲后,找到了陈宏,并成为他的客户。很快,在汉能资本的帮助下,炎黄传媒获得了3500万美元的融资。
  这个案例或许显得“急功近利”。陈宏还有细水长流、交往多年的朋友。
  大约十年前,陈宏在硅谷创办GRIC公司时,风头也比较劲,张向宁曾慕名前去拜访过,回国后他创立了中国万网。后来,陈宏高调做起投行,张找陈宏物色买家。结果,陈宏在跟美国Synnex公司的CEO Robert Huang打了一次高尔夫球后,后者成了万网的买家。整个交易听起来很简单,陈宏说道:“Synnex的CEO是我朋友,正巧跟我提起了买公司的意向,我就跟他谈起了万网。”
  当然不消说,陈宏结识SYNNEX的人也跟其以往的高知名度有关。
  有些人,在某个平台拥有某个身份时,高朋满座,一旦离开后,人走茶凉。陈宏在这方面很有办法,他很善于在开拓一个新事业时,将已有的资源和优势利用得淋漓尽致。
  
  仔细观察陈宏,你会发现他是一个“能同时运用中西两种生意方式的商人。”
  
  中国符号开路
  
  陈宏给人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个子不高,圆脸圆眼睛。他的朋友也是其生意伙伴的王功权评价他:“很激情,永远不甘寂寞。”跟他交谈下去,你就会发现这个小个子,热心、梦想很大,不同于一般的工科生,能说会道。这些性格特点也是他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
  陈宏的履历已经广为人知,1962年出生于西安,1982年西安交大毕业,1985年留学美国,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后果在硅谷创业,直到2003年回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人在美国做得成功的主要是工程师和厨师。陈宏想突破美国人对中国人的这种刻板印象,特别想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做一各老板,跻身硅谷主流商圈。
  1999年,陈宏如愿以偿,他创立的GRIC冲向了纳斯达克,成了美国第一个将企业带上市的中国留学生,市值一个月突破10亿美元。这种成功,加上他流利的英语演讲水平,让他一下成为美国诸多国际性商业论坛的常客。
  他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道:“美国举办国际性会议,需要出现中国声音时,要么请中国移动的老总,要么请我。”通过这些会议,陈宏有机会结交了美国很多大企业的CEO。但这种好处,陈宏开始并没有挖掘出来:“我曾直接给这些大企业的CEO打过电话,他们并不回复我。”
  后来,陈宏领悟到了,自己的优势不在于个人身份,而在于中国这个符号,得代表一个利益群体。当时在硅谷,已有一批像丘吉尔俱乐部、印度科技协会、AAMA以及玉山科技协会这样的非官方精英社团,却没有一个由来自大陆的专业人士发起的科技人才组织。于是,热衷于组织活动的陈宏在1999年创立了华源科技协会,华源就是来自中华的含义。华源成立的初衷就是帮助在硅谷创业的中国人融资。陈宏本人就是获得美国风险投资后成功的中国人榜样。华源俱乐部下设企业家俱乐部和VC俱乐部。在他的“名人”效应下,通过华源的平台,更多在硅谷的中国人得到美国VC的信任和投资。同时,华源俱乐部也吸纳了中国本土的IT精英们,如联想的杨元庆、用友的王文京、网易的丁磊等。2002年,美国《商业周刊》杂志将陈宏等创办的华源称之为“连接中国商界明星和美国的桥梁”。
  随着中美经贸往来的日益加深,以及越来越多中国高科技企业在美国上市,华源科技协会声名鹊起,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硅谷VC巨擘KPCB的创始合伙人约翰多尔等都来参加其举办的活动。用陈宏自己的话来说,很多美国大CEO惟恐自己不受邀华源的活动。而陈宏再给那些美国大企业CEO打电话时,他们都会很快回复。
  陈宏很感念中国这个符号,他激动地说道:“我经常对中国的企业家讲,你们在美国这么受重视,不是因为你们个人怎样,而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
  华源有企业家俱乐部和VC俱乐部,其实已具备投行的雏形,但毕竟是义务帮助。2003年,陈宏辞去了Gric的CEO职位,仅保留董事长职务。他感到中国将是投行创业的好时机,于是成立了汉能投资集团。
  
  梦想如何落地
  
  不过汉能毕竟不同于华源,没有一些专业基础和案例的积累,华源的资源并不会直接转换成汉能的生意源。
  2003年7月,刚回国的陈宏在接受《中国计算机报》专访时,踌躇满志表示看好中国的国退民进,希望能参与到国企的改革中。当时,陈宏最热衷的事情乃是去各个省份看一些基础设施行业,诸如水电厂、电站等。陈宏的设想是把这些分散的地域性资源给整合起来,成立一家全国性的公司。不过,直到今天,陈宏这个设想依然没实现。
  网上可查到的汉能第一笔生意还是在陈宏熟悉的TMT(互联网、媒体、通讯)行业。2005年1月,汉能作为独家财务顾问,为一家名为中微的半导体设备公司首轮融资3800万美元。当时,VC远没有现在这么热。18个留学生融了少许的天使投资,带着一纸项目书就回上海创立了中微。中微的产品是半导体设备,产品开发过程得两年,要把公司做成需要上亿美元,资金缺口很大,创业团队找到了陈宏。陈宏将中微介绍给美国主流的二三十家VC,他除了强调创业团队外,还特意强调了中国概念,用各种数据证明中国将成为世界半导体基地。最终华登投资了中微。
  自此以后,软通动力、文思创新、中软国际、框架传媒、千橡互动等TMT产业的融资顾问业务接踵而来。而这些公司的CEO基本上都是从美国回来创业的IT精英或留学生。
  除了帮高成长企业做融资顾问,汉能的业务中,还有很重要一块是帮美国高科技企业在中国购买企业。在承揽这些生意时,陈宏更是向熟面孔的朋友重点推销了自己的“中国符号”,表明自己会比那些跨国投行更懂得中国本土的游戏规则。比如,汉能就代表美国光通信企业Neophotonics公司来中国做了多次收购。
  这些今天的经验都是用苦头换回来的。早期,汉能在帮一家美国公司来中国做收购时,有一家公司具有30%的国有股份,为了买下这些国有股,汉能需要得到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审批,整个过程跑下来,足足花了一年多。陈宏为此慨叹:“在中国做投行,要比美国复杂5倍。”也因为这些教训,陈宏特别注重找些对当地政策、政府熟悉的“土鳖”人才,给他们请英文老师。陈宏觉得这些人会比不熟悉本土市场的跨国投行出来的人更有用。
  最近,陈宏又为汉能找到了新符号:中国的高盛。如果把高盛看作投行代名词的话,你就会明白陈宏的真实用意。而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陈宏也默认了汉能企图作为中国投行代表的雄心,他用一贯的激动语气说道:“百度的李彦宏,新浪的曹国伟,分众的江南春都是他们各自行业的代表符号。汉能就是中国能。”
  陈宏向记者强调了汉能的国际化优势。他说道:“汉能应该是中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投行。”在陈宏的布局中,汉能在美国、新加坡和中国三地都设置了办公室,设有精兵团队。不过,陈宏不愿意提及的是,其实汉能在中国本土投行中都算不了主流。中信证券的市值已可在全球投行业中排第三,仅次于高盛和摩根斯坦利。汉能的表现却只能在新兴的海归派投行中算上等,同中金、中信证券这些有着央企背景的“庞然大物”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对此,陈宏甘于承认,他笑道:“我是个既有梦想,又能将梦想落地的人。”
  他自称更喜欢做投行,因为“做投行可以帮助更多人。大的投行,比如高盛,可以有上万人,一年做的项目是那些只有几人到几十人的VC没法比的。”但他自己并没有放弃做直接投资(2005年,陈宏将其和IDG VC共同投资1500万元人民币的框架媒体,以一亿八千三百万美元的高价卖给了分众)。他还做跨境并购,尽管并购的成功率只有1/4,但利润却要丰厚很多。
  “我们正在帮两家类似中国移动这样重量级的中国大企业去海外并购。”在陈宏看来,并购可以发挥他当年结交的那些CEO朋友的人脉关系,可以代表市值很大的买方,能进入主流,更重要的是,可以打响“中国高盛”这个概念。


原文出处: 《中国企业家》 ;作者:潘虹秀;